歸零
陳鉅, 2000

................................................................

太極拳論,拳經中的文言體多是言簡意賅。

「四兩撥千斤」本指以輕避重,並非真有四兩之力。

正如「一羽不能加,蠅虫不能落」,僅是形容聽勁的敏銳。

但國外少數譯者將其直譯,使人誤以為四兩之力始能撥動千斤之體。

又曰,不可無力,若無力則撥不動,但不可用多於四兩之力,亦不可讓多於四兩之力加諸於身。

蓋四兩之力何以度量﹖正如吃飯吃七分飽,肉要八分熟,皆僅能意會,不能測定。

若手臂本有十兩之力而不知,再加四兩豈不力上加力﹖

又週身硬力十分,何能得知四兩之力已悄然上身﹖

身需如秤,歸零之後,始知增減。

而太極拳即是將全身練成零的功夫。

有曰,零即全陰,不是太極,應五陰五陽,則剛柔相濟也。

須知,論曰:「極柔軟,然後極堅剛」,極柔軟,乃全陰。歸零之後,才能極堅剛。

而內家拳之堅剛在於勁,不在力。

舊力放盡,新勁始生。則四斤乎﹖四兩乎﹖皆隨意從心。

彼出四兩力,我還以四兩勁。彼來千斤力,我引進落空,加把勁,攘其速。

懂勁之後,神明不遠矣。

................................................................
二000年于馬利蘭州﹐
原文刊于高雄太極拳雜誌第1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