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手族
陳鉅, 1998

................................................................

太極拳推手是絕佳的知己知彼的訓練。

俗說,高手一搭,便知有多少。而人性百態也盡現於這一搭中。

初學推手,必學拳理,拳論,不分門派,道理歸一。但是在推手的場合,常見眼鏡摔地,鈕扣剝落,衣衫撕裂的情景,其他如青紫斑斑,爪痕累累,更是尋常。初學者如此,師之過也。

但見為師者,有出手見青,見紅者;有陰毒暗算者;有動口不動手者。有不顧章法踰越分寸者;更常見腦羞成怒結怨者。為師者如此,心之罪也。

常聞推手競賽中推拉扯頂,討伐改革之聲不絕於耳,中外亦同。深究其因,非關制度,實乃人性本如此。若不分輸贏,則心平矣。初學者在場上失態,乃因比賽雙方都失態,但問何以未見教師上場競對﹖若能範以楷模,如何以柔克剛,則必能給大眾導以正途。既是太極拳,推手就因鬆柔圓活,態度高尚文雅,否則與搏鬥又有何異﹖

若遇力強者,不需走避,從而藉以練身練性﹔不怪對方何以粗暴,只問自己為何化不掉。

若能時時胸懷捨己從人,不怨不氣,則自然人人喜與推手。愈讓人佔便宜,自己收穫愈多。

反觀暴手族,每推必勝,人人遠之,美其名江湖盟主,實乃孤獨一生。要知今世沒有楊無敵,天外自然有天,強中自有強中手。而好鬥者,人恆鬥之。

推手時的同伴是一面鏡子,應時常探詢自己出手的輕重,作為進步的參考。務必使對方舒服的跌出,方為高明。

走化要舍身,舍面子。化不掉就出去,不需抓個墊被的。

拿人要心服、口服。不可卡,不可架,不可勉強。

發勁要輕鬆、乾脆。拖泥帶水,面紅耳赤不過是末技爾。

暴手,軟手皆是病,應從心性求之。

................................................................
一九九八年于馬利蘭州﹐
原文刊于高雄太極拳雜誌第1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