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化
陳鉅, 1998

................................................................

太極拳也許應該是一種藝術。

就像繪畫、音樂、舞蹈,注重於其豐富的內涵,而肢體外型只是媒介,用於傳達與溝通。

所以大師的拳照只是他們以個人的風格來詮釋太極拳藝,後人理應揣摩,欣賞、研究,但不應量其角度,考其尺寸,求其型似,更不應批判,嘲諷另類的表達方式。

如果太極拳是一種思想的藝術,那麼從臨摹到啟發到自創一格,就正如拳論中的:「由著熟而漸悟懂勁,由懂勁而階及神明」。也因為太極拳注意思想和內涵,所以是個人的修練,不應是團體的歸範。正因為是個人的修練,才會世世代代修正、進步,所以到我們這一代絕不應該是詮釋的終點。

藝術是沒有終點的,只有演化。

也許拳術也應如此。

................................................................
一九九八年于馬利蘭州﹐
原文刊于高雄太極拳雜誌第1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