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邦楨老師美東太極營記趣
陳  鉅, 2000

................................................................

十月中旬,羅邦楨老師與譚娜女士從舊金山飛抵東岸馬利蘭州首府--安那波勒斯,展開為期二週的休閒/會友/太極拳研習之行程。由於羅老師有近三年未來造訪東部,所以我們幾位主辦人一開始就有些擔心如果人數太過於龐大會讓羅老師剛復健的身體負荷不了,結果原訂的四天太極營爆滿,不得不再增加一個週末的研習班來疏散熱情的學員們,即使如此,二者也都擠進了各七十六位學員,還有一些排在候補名單上期待著有人臨時退出。

羅老師一下飛機,我們就安排他們住在資深學員卡洛所擁有的森林小屋,以便羅老師有充分的休息來準備連續二次的大型研習班。我們還備妥中文報紙以及當地華人學員所作的可口小菜帶給羅老師在「森林小屋」中享受,以慰鄉情。

週五晚間由我的老師李仁旭先生以及朱殿蓉先生合力替羅老師舉辦了一場對僑胞的公開演講,原訂五十人的座椅卻來了一百餘人,義工們不停的加搬椅子來滿足聽眾的熱情。在林中被「軟禁」了幾天的羅老師養足了精神,面對滿場華人拳友們打開了話閘子,他針對自己教拳時所強調的五個重點原則﹕鬆柔、分虛實,轉腰胯,立身中正以及美人手逐一解析,最難的是以上五項重點同時進行,缺一不可。拳友們大嘆太極拳真是難練。羅老師用詼諧的比喻說了很多練拳的道理,讓百多位聽眾笑聲連連,大呼過癮。他舉例說,坐胯如坐椅子,便順手拉了把椅子示範既不是垮在椅背上,也不是挺胸危坐,而是立身正坐似的把胯收進。又如雙重,其實每個人走路都是在分清虛實的走,否則豈不變成蛙跳了,可是為什麼一練拳兩腳反而分不出虛實了呢?學生們聽了不斷驚歎如此簡單的道理卻難以作到。羅老師要大家想一想是知難行易?知易行難?還是知難行難?而老師教拳是「指點」--指對方向,點出錯誤--然後學生回家綀習,那有老師陪著學生一起練的﹖好比有人教我一個英文單字,我不背不練,就算他教我一百遍我還是學不會,總歸一句話﹕「欠練」。滿場又轟然大笑。他又說,若同時教二位學生,一位勤練,功夫不斷長進,而另一位不練,卻埋怨老師藏私,其實學拳沒有秘密,只有練和沒有練,就像吃飯,睡覺一樣,不用想,不須問,是每天生活的一部分。

羅老師提起以前與鄭太師爺學拳的過程時,直嘆當今學拳環境比他那時要好得太多了,尤其他身為鄭門第一位學生,上無師兄,旁無拳友來詢問,每次請鄭師示範拳架,他總是惜金似地匆匆示範一遍即忙著別的事情去了。若有問題,鄭師回答後問他懂了沒有﹖若說懂了﹐不行,因為實在不太懂﹔若答不懂,鄭師即說第一個問題都還不懂怎能問第二個問題﹖使得羅老師時常戰戰兢兢地去請教。有一回,羅老師意外地找到一本楊澄甫的拳書,內有拳架照片,心想有此證據就可以問鄭師為何楊之坐腕與美人手不同,結果鄭太師爺瞟了一眼照片即說﹕你來作給我看看。隨著又問﹕你的手鬆嗎﹖羅老師卻無言以對。又有一次鄭師示範雙按手,羅即問為什麼您的手只按出一半即收而卻要求我要全按出﹖鄭師回說我的形雖出一半,意已全出,而你的意全無只好代以形出。羅老師只好再繼續苦練。他指出,太極拳不動手,是以腰帶動手,並將意念貫注於手的動盪,進而提昇內在的品質。實在是形於外容易,而神於內大不易矣。

羅老師與聽眾的互動熱烈,一個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我們工作人員頻頻在後面打手勢要羅老師注意時間,最後在全場起立鼓掌依依不舍的結束了這一場珍貴的演講。

週六與週日的研習班是特別增設給本地學員以彌補下週太極營設施的不足.,盡管如此,一個室內球場卻站滿了七十六位中外籍老、中、青三代的學員。老學員前來與初癒的羅老師致意﹔中生代學員是來再磨練﹔而新起來的一代則是抱著朝聖的心理前來給自己老師的老師改拳架,聽道理。研習班早上是二個小時的修正拳架,下午二小時的修正拳架和一小時的推手介紹。羅老師著名的站樁式修拳架讓久未磨練的我們個個汗如雨下,卻就是不要站輸給前後左右的人。羅老師的名言﹕「No Burn, No Earn」就是我們所追求的從苦綀裡得進步。我們一邊站架子,一邊審視自己的太極拳要領,羅老師在七十六位學員中穿梭,不斷的重覆:「身體不要傾斜,虛腳不能有重量。」可是聽歸聽,許多學員仍然作不到,所以羅老師就打趣說﹕「乾脆我要大家身體斜,兩腳不分虛實,也許你們反而會違反我的意思而作出正確的動作。」惹得大家在苦中大笑。

羅老師在休息時又將前晚在對華人僑胞演講時所強調的五要領用英文解析了一遍,每一項都是很容易懂,但是卻十分難作到精準,更別說要五項全都同時落實在整套拳架中。他回憶起以前教拳時都是以身作則,自己做不到的決不要求學生作。有一次上課示範到單鞭,他拳架一擺就站了二十分鐘沒動過,後面的學生個個捶腿頓足,事後學生對他苦笑說老師把我們都給站慘了。羅老師的絕活之一是單鞭下勢,虛腳硬是可以平著地面抬起,讓老外學生看傻了眼。不過,他也承認病過以後,體力已大不如前,很多需要腿力的地方現在已是力不從心了﹔有些學員打趣說現在您總算可以體會出我們練拳時的無奈感了。羅老師沒放過大家,不斷地要我們記住他的名字叫「Bend Low」(蹲低)此乃「Ben Lo」的諧音,大家又是一陣嘩然。

週日下午,羅老師對大家提起一九二九年鄭太師爺在杭州開畫展,有一位張先生每天來對著一幅畫凝神細看,很希望能買下這幅佳作,但手邊拮据只能付出小額訂金請畫主割愛,鄭師起先予以婉拒但後來得知此人天天來欣賞同一幅畫,乃決定贈予此痴心人而不收一文,並告知此畫能得君之青睞比賣出高價卻冷落於庫藏中要有意義多了。這一則軼事激起了羅老師對鄭太師爺的思情,全場鴉雀無聲。很快的大家各就各位自動自發地把剩下的拳架練完。週末研習班在大家合影互相擁抱下圓滿結束,羅老師的體能與精神在連續二天的教習中已展現出往昔的神采奕奕,我們幕後的主辦人對下週的四天太極營也算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週一到週四,羅老師悶得慌,我們幾個有空檔的學員陪他散步,聊天,帶他和譚娜女士去華府名勝遊覽。

週五一早,我們進駐青年會的營區,開始為期四天的課程。每天早晨七時起床,在晨曦下練完一趟拳及站渾元樁。接著早餐。早課從九時半至十一時半為修正拳架。午餐後,從二點到五點為自由推手練習。用完晚餐後,晚課從七時到九時,還是站樁修拳架。晚課結束後則播放鄭太師爺和羅老師的錄影帶讓大家欣賞。

參加太極營的學員們半數以上是從各州長途飛來的,也有少數從加拿大,英國和丹麥遠道而來﹔幾乎每個人都有一些曲折的故事來訴說他(她)們是如何的從百忙之中請假,如何地和另一半溝通得以交換這四天的太極樂園--吃、睡、打太極拳﹔有些人卻不在乎工作和金錢的價值,因為工作可以繼續,錢可以再賺,但是可不是每年都有機會能請羅老師出來指導研習營。有一位學員陪著女友去醫院動手術,開完刀後確定無礙,揮揮手就開車直奔營地。另有一學員原本答應帶母親去看歌劇,竟然塞錢給一位褓姆代替,自己搭夜車趕來。更多的是傳統的先斬後奏私下先繳了費再慢慢想辦法在配偶面前過關。

第一堂課,全員到齊,將整個廳堂佔滿了,當久違了的羅老師走進來,全部學員鼓掌歡迎。据羅老師師根據報名單的統計,有三位學員的拳齡超過三十年,有二十八位的拳齡超過二十五年,絕大多數是十年到二十年之間,只有七位是不滿五年,所以整體的程度十分深厚,而這許多鄭子太極拳的中堅份子平時散佈在全美各地耕耘,也只有羅老師的號召力才能使各路好漢齊聚一堂,互相切磋。

第一天的訓練比較吃力,因為大家平時都養尊處優慣了,看看前後左右的資深學員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多年不見總得咬著牙撐下去,不能自暴其短。羅老師一邊巡視,一邊調整學員的姿勢,並說前弓步時,後腳跟應該踏實,不得有隙縫,說著就出其不意的勾學員的後腳跟。他說以前學拳時,鄭太師爺教得嚴,手勢不對就一根手指劈下來,痛到骨頭裡,可是這一痛以後再也不會作錯了。可是在美國恐怕誰也不敢如此教學生,若一狀告到法院,老師還教什麼。

大部份的學員經過第一天的適應後,很快的就能進入情況,所以第二,三天上課時,拳架都能自動擺好,自己調整。對許多資深學員來說,羅老師的要領和比喻都早已耳熟能詳了,我順手記下一些發人省思的道理:「練拳或易如反掌,或難如登天,端看自己的意願。」「鑿井九十九口,如果掘不夠深,還是沒水。」「寧可花三年教學生的拳架,只需三個月來修正,而不要學生三個月學會拳架卻得花三年來修正---還不一定修得好。」

營區的秋意很濃,湖天一色,氣溫在攝氏二十度左右,尤其是在晨課時,一輪乾淨的朝日冉冉上昇,伴著大家優雅地演綀鄭子太極拳。休息時的空檔,大家都會圍著羅老師聽故事,我則勤快的作筆記。羅老師年輕時因體弱多病而找上鄭太師爺,算是求診的病人,而鄭開的藥方之一就是學太極拳,不若其他的學生是主動要求來學拳的。當時鄭太師爺教拳架只示範一遍,羅老師記不住而請求示範三遍,理由是這是病人的藥方,得教三遍才夠,鄭師爺無奈之下只好照作。學了推手之後,有一回鄭太師爺在教羅老師推手時,邊推邊與旁人交談,羅見機不可失便突然往前一攻,結果似被電擊般撞到牆上,撞擊之猛使其不能呼吸,鄭師急往其背上猛一拍始能喘出一口氣來,並責問為何突襲﹖之後有半年之久羅老師不敢再碰鄭太師爺之手,實乃心有餘悸也。

又有一回太師爺將一汽球置於腹部,而羅老師推向任何角度都無法將汽球壓扁,因為沒有任何阻力,僅一點點推力.鄭師已透過汽球得知而轉化了,其聽勁之靈敏度實屬少見。學員們聽了互相驚嘆。羅老師慢條斯理的繼續說,鄭太師爺以前教的東西他雖聽進去但不是很懂,也不敢問太多,全靠自己練拳揣摩.,在大約學拳七年後,羅老師始漸悟足下有根之理。有一日朋友來約羅老師去吃飯,見面即用手一推其肩膀,結果羅老師沒給推動,朋友卻給彈了出去,友大異問為何﹖羅老師卻茫然不知其故,請朋友再試,結果一樣,始知自己練出一點點的根,才記起鄭師平時一直強調腳底生根的重要性。

羅老師有次遇一形意名師,互相切磋,結果被其掃中雙重的腳而絆倒,羅老師才憶起鄭師所謂.虛實分清的重要,乃回去苦練三個月,再遇,對方連掃三腿皆被羅虛化掉,大異問從誰學到解法﹖羅老師回說是你上次所教的。這就是從失敗中來修正自己太極拳的錯誤。

一九七四年五月,羅老師臨來美國前一晚,鄭太師爺邀羅夫婦在家晚餐,吃完飯鄭示意來推手,結果鄭師將其發得東倒西歪,羅老師十分沮喪謂明日即赴美,如此功力如何能教拳﹖鄭勉之曰﹕教初學者已足矣。來美後,因全心投入教拳,有更多的機會與學生練習,逐漸把鄭師以前所教的東西融會貫通,鬆柔發勁的訣竅就是這樣自己慢慢地悟出,但始終沒能達到在腦海中鄭師所留下的超凡感覺。

鄭太師爺剛來美國時是在舊金山教拳,設立「環球太極拳社」,不滿一年即被延請到紐約中國城另立「時中拳社」,實因紐約的老友們為其提供了極佳的學術研究環境,得以進行他的多種著述。羅老師來美後,在中國城偶然發現鄭師在舊金山昔日舊址,尋獲「環球太極拳社」招牌,經太師爺同意後乃延續此一拳社名稱至今。

羅老師在外奔波授藝,常碰到一些出其不意的試探,但均能一一化解。有一次受邀於一位同門去演講,結束後有一位洋人趨前詢問太極拳慢吞吞的如何能自衛﹖比方說一個起手式那麼慢,不是早就被對方打了十幾次了﹖如果對方又快又猛,太極拳如何來應付﹖話音甫落,此人一拳即朝臉揮來,羅老師忽的一個轉化,玉女穿梭式中的雙指就直插到對方的眼前並訓斥不可無禮否則你的眼珠沒了,對方倖倖然而去.,同門趕來連連致歉謂此人非其學生乃外人混進來疏於防範。這許多年來,各式各樣的登門討教,指點,切磋,都讓羅老師煩不勝煩,近幾年乾脆半退隱了,不再接待一些有心人士了。

去年羅老師因病經歷一場大手術,在病房中休養,不少學生、朋友來探視,唯身體十分虛弱,連翻身側轉都十分吃力。有一日,羅老師最資深的學生Lenzie來問候,羅老師心血來潮請其靠近床邊,要他試推手臂,Lenzie先輕推,不為所動,羅則命其重推,只見他盡其力仍不得撼動其臂,連枕被都未曾移動,蓋羅老師已將推力透過床腳化至地板上了。Lenzie百思不解,羅老師則笑曰現已證實我在病中手無縛雞之力仍可承受蠻牛之勁,太極拳的原理是對的。

當大家都聽得出神的時候,.老遠從舊金山飛來的Lenzie在一旁向諸學員報告羅老師過去一年住院,手術,復健的過程,羅老師隨即接下去對大家的關心致謝,尤其是Tana、Lenzie、Don、Garret....等人朝夕輪流照料,連主治醫生都訝異他復原的速度是常人的二倍。羅老師充滿著感性的致詞讓全場的同學們都感受到那份有情有義的氣氛。四天的研習營很快就到了尾聲,學員們忙著打包的,擠著照「全家福」的,擁抱互道珍重的,還有一些推手迷趁最後幾分鐘找漏掉的師兄弟姐妹來推最後一手。大家都認為睡也許不甚舒服,吃也不盡豐盛,但卻是一次最棒的太極營﹔原先對羅老師的健康情形有所顧忌的我們,也隨著連續二週的研習班,研習營的圓滿成功而有了很大的信心。

羅老師非但沒有衰退,而且他的擇善固執,幽默感,重感情,以及對鄭子太極拳五十年如一日的信念就是我們海外追隨者永遠不滅的燈塔。

................................................................
二000年于馬利蘭州﹐
原文刊于高雄太極拳雜誌第134期